性愛影片

關於部落格
性愛影片
  • 8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奮戰在病房裡的青春

 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 龐尚輝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2月19日04版)   從大一下半學期開始,病魔便開始纏繞著我。剛開始時被“確診”為滑膜炎,本以為很容易便能恢復健康,我心裡並沒有任何的恐懼感。可誰知,隨著一天天的看病、吃藥,我的病情並沒有好轉,反而更加嚴重。於是又一次一次地檢查病情,從最初的滑膜炎、關節炎、脊柱炎、到後來的風濕症,每一次都是所謂權威的“確診”。穿梭於各個醫院看病的厭煩感甚至超過了病魔對我本身的折磨。我的心一天比一天恐懼起來……   2014年10月1日那天,我的關節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痛感,疼痛的讓我掉下了眼淚。也就是這一次,讓我堅定了徹底檢查出病因的決心。我永遠也無法忘記入院前的那一天晚上,醫院掛不到號,我被安排在一家酒店。我躺在床上,用雙手緊緊地壓著每時每刻都在痛的左腿,止痛藥已經吃得我胃里不舒服,牆上的鐘慢騰騰地走著,我“靜靜地”坐著,一秒一秒地等到天亮。   第二天,我如願以償地住進了醫院,各種CT、核磁、抽血、骨穿,從風濕科轉到血液科,轉到血液科的第三天,應該是我們一家人心情最複雜的一天。一次次的轉院,一次次的“權威確診”,其實說實話在各個醫生遲疑的眼神、模糊的搪塞中,我已經預感到了一些事情,總是抱著一線希望,希望著只是最普通的病癥,只是我的情況比較嚴重。   但是確診通知書真的下來了,看到白紙黑字清晰地寫著“急性淋巴瘤B型白血病”這種之前感覺只會在電視劇中出現的字樣的時候如同跌進萬丈深淵。   躺在病床上,我大腦一片空白,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麼,可能是對死亡的憂慮,可能是對病痛的恐懼,或者其他。當我慢慢平靜下來之後,我又不住地想,為什麼是我,為什麼同樣的青春年華我需要承擔比別人更多的病痛?我承認我會絕望,感覺自己的青春會因此黯淡,我也會抱怨,抱怨命運強加給我的不公。   後來慢慢地看見父親為我忙前忙後,母親為我擔心憂慮,我才發現:父母,遠比我承擔的更多。我來自湖北孝感一個不太富裕的家庭,母親身體一直不好,家裡的經濟主要靠父親務農、打工維繫著。在北航的一年多時間里,學校為我提供了“雁行助學金”和國家助學金,幫我緩解了學費的壓力,父母的壓力也小了很多。可誰想飛來橫禍,我的父母如何能負擔治療白血病的天文數字?確診後父親一直在安慰我,“不用擔心治療的費用,老爸能扛得住”。有一次趁父親不在,我偷偷翻看了他的百度搜索記錄:“骨髓移植需要多少錢”,心裡酸酸的,卻從不敢跟他提起,因為他在我面前從來不提錢的事。   可是我又發現,我每天想這麼多,根本不會緩解自己的病痛,相反還要增加自己的心理壓力,驀然間,我想起了史鐵生在《我與地壇》中的一句話:“一個人,出生了,這就不再是一個可以辯論的問題,而只是上帝交給他的一個事實;上帝在交給我們這件事實的時候,已經順便保證了它的結果,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於求成的事,死是一個必然會降臨的節日。”是的,有些事情或許真的沒有受不受得了,落到誰的頭上,誰就得受著,而且必須受得了。   當我看到一封名為《病魔無情,人間有愛——為白血病患者龐尚輝同學捐款的倡議》通過北航ihome社區、“北航動力學人”微信平臺和人人網發佈之後,來自我身邊同學們、老師、輔導員甚至是許多素昧平生的人都被我的病情牽掛著,甚至是校黨委書記、校長都知道了我的情況併為我捐款並獻上祝福。我甚至從沒想過自己的交際圈能夠有如此大的力量,我發了一條鼓勵自己的話,作為對大家關心的回應,結果收到的居然有近1000個贊。   接下來的幾天,我看到了各地現場募捐的照片,竟有點不知所措了。拿著銀行卡打印出來的沉甸甸的一疊單子,600多個來自社會各界的轉賬記錄,老媽告訴我,現在費用的問題已經解決了,什麼都不要想,安心養病。我還收到了來自各方的明信片、寫滿祝福的筆記本,我知道,現在的我真的不是一個人,我的爸媽,我的同學、我的老師還有許多未曾謀面的人都在關心著我,不可以認輸,肯定不可以認輸。   我還年輕,我還有夢,病魔不會輕易地奪走我的生命,青春正當時,雖然病床禁錮了我的身體,但並不能困住我的夢想。我不能因為病魔的一個不大不小玩笑而忘記動力夢,童年對於飛翔的遐想,對藍天的渴望讓我重新燃起生活的熱情,我相信,一切都會好起來。  (原標題:奮戰在病房裡的青春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